十世班禅:速发义师,解放西藏
  • 发布时间:2021-08-30
  • 来源:

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中国藏族主要聚居区之一。1840年鸦片战争后,帝国主义侵华日甚一日,中国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国的西藏地区也遭到了帝国主义的侵略。

面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压迫,包括藏族在内的中国各族人民为维护国家的独立、统一和领土完整,为实现中华民族的解放,不惜流血牺牲,进行了长达100多年不屈不挠的斗争。直到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中国人民的解放斗争才取得了完全胜利。1949年,人民解放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解放西藏,驱逐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提上了议事日程。

1949年9月2日,中国共产党授权新华社发表题为《决不容许外国侵略者吞并中国的领土——西藏》的社论,指出“西藏是中国的领土,绝不容许任何外国侵略;西藏人民是中国人民的一个不可分离的组成部分,绝不容许任何外国分割。这是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坚定不移的方针”。

社论发表后,西藏各界纷纷响应和拥护,盼望解放军早日进藏。这其中就包括了藏传佛教的杰出领袖,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

十世班禅俗名贡布慈丹。1938年2月3日出生于青海省循化县文都乡一个藏族农民家庭。九世班禅逝世后,1941年班禅堪布会议厅按照宗教手续和宗教仪轨,派出由僧俗官员组成的转世灵童寻访团,选定当时3岁的贡布慈丹为九世班禅的转世灵童,1944年接往青海塔尔寺供养,并用班禅堪布会议厅扎萨喇嘛罗桑坚赞的名义,报告当时的中央政府——国民政府,请求批准。

1949年6月3日,国民政府颁布命令,批准贡布慈丹为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免于金瓶掣签。之后,按照宗教惯例,举行了剃度、受戒等仪式,取法名为罗桑赤烈伦珠确吉坚赞,简称确吉坚赞。同年8月10日,国民政府特派蒙藏委员会关吉玉为专使,在青海省塔尔寺主持了坐床典礼,并颁发汉、藏文合璧的“西藏班禅行辕堪布会议厅”印鉴。至此,确吉坚赞正式继承历世班禅的合法地位和职权,成为十世班禅,受到广大僧俗群众的信仰和崇敬。

1949年9月,正式坐床继位还不到一个月的十世班禅,就面临了追随国民党走还是留下来同共产党合作的前途选择。当时年仅11岁的他,在对共产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得到初步了解后,毅然做出了留下来同共产党合作的历史性重大抉择。

1949年9月西宁解放后,十世班禅即派人同中国共产党联系。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世班禅立即致电中央政府:“速发义师,解放西藏,驱逐帝国主义势力。”表示拥护中国共产党,拥护人民政府,希望早日解放西藏,愿为完成祖国统一大业贡献力量,并提出“待命返藏”。

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在复电十世班禅时指出:“西藏人民是爱祖国而反对外国侵略的,他们不满意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政策,而愿意成为统一的富强的各民族平等合作的新中国大家庭的一分子。中央人民政府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必能满足西藏人民的这个愿望。”对十世班禅的爱国主义举动,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予以高度赞扬。

为了应对国际形势的复杂变化和西藏地方的严峻局势,满足西藏人民要求早日解放的愿望,1949年12月,毛泽东主席在前往苏联访问、途经满洲里时,写信给中共中央,作出了“进军西藏宜早不宜迟”的战略决策。

根据进藏交通状况和西藏的民族、宗教特点,毛泽东主席提出“政治解决优先”和解放西藏“不应操之过急”的基本方针,中央人民政府随后组织开展了大量的政治争取工作,先后多次派代表团或代表赴西藏进行劝和,争取能像解放北平、绥远、新疆等地一样实现西藏和平解放。

然而,这一系列劝和促谈活动,受到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和西藏亲帝分裂分子的重重阻挠。与此同时,西藏上层分裂分子与历史发展潮流背道而驰,不顾地方经济凋敝而扩大军备、调遣藏军,妄图以武力抵抗人民解放军,还勾结帝国主义势力,建立电台、散布谣言,人为制造民族隔阂,派出所谓“亲善使团”寻求一些国家对“西藏独立”的支持。

image.png

1950年2月7日,《人民日报》头版刊登了十世班禅要求“速发义师,解放西藏”的电文

1950年,面对西藏少数当权的分裂主义分子派遣非法的所谓“亲善使团”,十世班禅领导的班禅堪布会议厅再次向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发电,严厉谴责这种分裂祖国的行径:

顷闻西藏拉萨反动当局以“亲善代表团”名义,派遣非法代表赴英美等国活动,表示西藏“独立”,企图勾结帝国主义,反抗人民政府,以达其脱离祖国、出卖西藏的阴谋。西藏系中国领土,为全世界所公认,全藏人民亦自认为中华民族之一。今拉萨当局此种举动,实为破坏国家领土主权完整,违背西藏人民意志。谨代表西藏人民,恭请速发义师,解放西藏,肃清反动分子,驱逐在藏帝国主义势力,巩固西南国防,解放西藏人民。本厅誓率西藏爱国人民,唤起西藏人民配合解放大军,为效忠人民祖国奋斗到底。

同年,十世班禅派致敬团到北京,向中央人民政府致敬,并向中央提出了一个解决西藏问题的方案和十余项要求,盼望尽早解放西藏。

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意识到解放西藏已经迫在眉睫。西南局和西北局在中央人民政府的统一部署下,迅速做好进军西藏的准备。进藏部队按照“政治重于军事,补给重于战斗”原则,根据中央“多路向心进兵”部署,以十八军为主力的人民解放军分四路向西藏进军,并于1950年10月取得昌都战役的胜利。昌都战役的胜利使西藏地方政府的爱国进步力量进一步增强,西藏地方政局朝着有利于和平解放的趋势发展。

1951年2月,西藏地方政府“官员会议”决定正式派出代表到北京同中央人民政府和谈。1951年4月,十世班禅也亲自率领班禅堪布会议厅主要官员到北京,表示竭诚拥护中央人民政府的决心,积极推动和支持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事宜的谈判。

image.png

图为《十七条协议》签订现场

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正式签订,宣告西藏和平解放。和平解放使西藏彻底摆脱了帝国主义的侵略及其政治、经济羁绊,维护了中国的国家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实现了全国各族人民的团结和西藏内部的团结,为西藏与全国一起共同进步和发展创造了基本前提。

《十七条协议》签订后,十世班禅率领班禅堪布会议厅全体官员向毛泽东主席致敬。班禅堪布会议厅发表声明,热烈拥护,表示“为了西藏民族的彻底解放和发展,为了巩固和发展中国人民的胜利,今后坚决拥护毛主席的领导,拥护中央人民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为正确执行全部协议,为西藏民族与中国各民族的团结和西藏民族内部的团结而奋斗。”

按照《十七条协议》,从1951年9月到1952年6月,人民解放军各路进藏部队先后到达拉萨,进驻(抵)太昭、江孜、日喀则、山南隆子宗、亚东、察隅、改则等地,完成进军西藏任务,结束了西藏4000多公里边境线上长期有边无防的历史。

在中央人民政府的关怀和帮助下,十世班禅和班禅堪布会议厅全体官员于1951年12月从西宁起程返藏,毛泽东主席派当时的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习仲勋同志为代表专程去西宁送行。

image.png

图为习仲勋(前左)会见十世班禅(前右)

1952年4月28日,十世班禅及其一行到达拉萨,受到了中央驻藏代表张经武等领导人和僧俗群众隆重热烈的欢迎。6月23日十世班禅返回西藏日喀则扎什伦布寺。

十世班禅回到西藏以后,始终不渝地为维护祖国统一,增强藏汉民族的团结和各民族之间的团结,为促进西藏内部的团结,进行了坚持不懈的努力,作出了重大贡献。